WordPress中文字数统计

新版Wordpress编辑器已经完美解决了中文统计的问题,不像在2.x时代还需要plugin来实现。但是目前Wordpress的字数统计是根据你定义的默认语言来设定的,比如你设定了你的Wordpress是英文版,那么它就会按照英文方式来做字数统计。英文字数统计和中文(亚洲文字)字数统计最大的区别是,英文字数统计是按照空格来统计words的,而中文需要根据“字” (characters)来统计字数。正好我的Wordpress是英文版,这样一来我写的中文文章再长,字数统计里永远都是了了几个字,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对于我这样有“轻微强迫症”的人来说,还是非常不爽的。于是我就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修改了一下代码,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:

(more…)

Dr. Yue的英国历险记(一)– Sheffield 租房记

在谢菲尔德,我有三段非常失败的租房经历。这三段经历是一段连着一段都不带歇息地向我袭来,在那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,让我尝尽了人间冷暖,看透世间沧桑。所幸谢菲没有斋馆,否则在经历了这些之后,我去斋馆来份素菜,听听梵音,估摸着马上就能开悟立地成佛了,也就没机会在这和大家聊聊这三段无奈但也蛮精彩的经历了。

第一段失败的租房经历始于我刚到谢菲尔德。在来谢菲尔德之前,我在这边仅有的朋友(题外话,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哥们,他把我找来读博士结果自己跑路了,我日后得专门开一篇聊他),帮我联系了Royal Plaza一个小房间。他给我传了照片,兴奋地告诉我这房间月租只要399,可划算了。我看着照片上那小得可怜的单人床,想着一个月4000人民币就只能蜗居在这么个小房间里,哪看出划算了?!

婉拒了朋友的好意后,我开始上网自己找房子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很快就找到了一间房间。广告大意是这样的:

“这是一栋维多利亚时期的古典房子里最大的一间房间。房子位于学校核心区域,旁边有咖啡馆,对面是公园。房间开阔,明亮通透,坐北朝南。景观优雅,可看遍谢大繁华。有图有真相。”

我当时看到这个广告真是眼前一亮,幻想着这样的场景:夕阳西下,我坐在咖啡馆前悠闲地喝着奶茶。一美丽女子刚好放学,踏着夕阳的余晖路过这家咖啡馆。我邀她去公园游玩,她羞涩的答应了。夜幕降临,我们都累了,于是我邀她到我那“维多利亚时期”的典雅房子坐坐,聊聊人生…嘿嘿,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!于是我爽快地联系了中介,缴了定金。

(more…)

Dr Yue的英国历险记系列(零)– 题记

Dr. Yue是我的自号,不过正如“八大山人”不是八个山里人的意思,我既不是严格意义上的Doctor也不姓Yue。本人正儿八经的名字叫Wu Yue,年方双十二,谢菲尔德大学PhD candidate。我当初想读个博士学位,其中主要原因就是觉着Dr.叫起来比Mr.好听些,既然如今我这个博士学位可谓煮熟的鸭子只要我能活到2016就不会飞,所以也就先叫上吧,称谓而已不涉学术不端。出国四年余,逢人就介绍自己是Yue,久而久之,如今即使是碰着中国人我也习惯叫自己Yue了,一时倒真忘记自己姓什么。故而Dr. Yue就成了我自号。

来英国两年余,也算是过得丰富多彩。我好折腾,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我都喜欢凑个热闹;好交友,从市井走卒到达官贵人没事我就喜欢凑上前和别人套近乎。前段 时间恰好给一本本地杂志写了两篇专栏,聊了聊我在英国的生活。兴之所至,就想着写一系列博文,好好地聊一下我在英国、尤其是在谢菲的所见所闻所思,算是对自己的这段经历的一个记录罢。